阿尘

大家好这里阿尘( ̄^ ̄゜)
@长生 的媳妇儿(* ॑꒳ ॑* )⋆*

求勾搭(*σ´∀`)σ

求评论(*σ´∀`)σ

主更同人文,估计闲着没事会糊两张图_(:з)∠)_

【安雷】纸杯电话

@异响冻结 生日快乐33333

想要文艺却中二满满(:з っ )っ
但还是不要脸的想要长评(bu)
————————————————
1.
话筒里传来沙沙的响声。
你在说什么啊。
他问。
那边又传来沙沙的响声。

   
   
   
听不见啊。
雷狮看向安迷修。
他看到他似乎在对自己说些什么。
听不见啊。
他说着,再次拿起锤子,冲向前。
鲜血从耳朵里不断流出。
锤与双剑撞击在一起,摩擦出些许电光。
   
   
   
听不见吗?
安迷修说着。
没有任何声音从嗓子里发出。
听不见吗?
他无声地问道。
回复自己的却是雷神之锤的电光。
   
     
    
    
传达不到啊。
武器撞击,掩盖了世间的一切声音。
尘土飞扬,模糊了摩擦产生的电光。
传达不到啊。
不管是声音还是目光。
    
   
    
   
   
2.
纸杯电话上的红线紧绷着。
“喂喂。”
纸杯电话上的红线震动着。
“听到了吗?”
红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大赛是残酷的。
所有人的武器都破碎不堪。
所有人胜利的欲望上升到了最大。
但终比不过“活下来”的欲望。
   
   
   
失去重要之人的痛楚让雷狮濒临崩溃。
却在即将被孤独勒死时看透了生死。
他捡起破裂的雷神之锤,不顾流血的耳朵,走出了藏身地。
他要活下来。
   
   
   
熟悉的背影出现在面前。
染了血污的白衬衫随风飘舞。
衣角被划的破碎不堪。
那人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转过身。
   
   
   
终于出来啦。
没有任何声音。
    
   
   
   
3.
“喂喂。”
他皱着眉,看了看手中的纸杯电话。
“喂喂。”
“怎么不说话呀?”
   
   
   
   
雷神之锤彻底破碎。
安迷修用断了一半的流焱抵在雷狮的脖颈。
能够停下来了吗?
安迷修的嘴唇动着。
要杀快杀。
雷狮头扭向一边。
  
  
   
   
无法传达。
安迷修看着雷狮。
握着流焱的手微微颤抖。
我并不想杀你。
我想和你一起活下去……
无法传达。
杀了我吧。
至少是死在你手里。
   
   
   
   
4.
知道吗。
其实纸杯电话这种东西根本无法听清对方说的话。
所以根本做不到传达讯息这种事。
   
   
   
安迷修把断剑从雷狮脖颈拿开,塞进了雷狮手里。
“?”雷狮疑惑地看着他。
“你又搞什么?”
“怎么,不是一直说要讨伐我吗?”
“现在不就是好机会吗?”
雷狮似是嘲讽着。
声音却越来越颤抖。
安迷修似乎说了什么。
但他听不到。
“听不到啊,混蛋!”
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传达不到啊。
安迷修亲吻着雷狮的双眼。
舔去咸涩的泪珠。
传达不到。
   
   
   
   
5.
纸杯电话上的红线紧绷着。
想要听的清对方说话的两人奋力将红线拉的更加紧绷。
纸杯电话上的红线颤抖着。
啪的一声。
终于断掉。
   
   
   
   
两人开始了共同行动。
想尽一切办法在这个危险的比赛中活下去。
却在只剩下对方时觉察到这个比赛是如此残酷。
“怎么办?”
怎么办啊。
两人对立,被迫要做出了断。
“不知道。”
不知道啊。
谁都不想再孤独一人。
   
   
   
   
传达不到啊。
自己的感情。
安迷修拿出双剑。
接收不到啊。
对方的想法。
雷狮举起雷神之锤。
   
   
   
   
6.
断掉的纸杯电话彻底成了废物。
失去另一半的纸杯电话,只是纸杯而已。
他看着断掉的纸杯电话,叹了口气。
把纸杯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他成为了神。
却也只剩下了一个人。
只有一个人的神。
不过只是神而已。
     
   
    
  

听不到啊。
他玩弄着手中属于那个人的象征物。
听不到啊。
他轻吻着手中的象征物。
仿佛想要传达些什么。
    
   
     
     
     

7.
“喂喂。”
“喂喂。”
“听得到吗?”
“喂喂。”
“听不到吗?”
“怎么不说话呀?”
“……我爱你。”
“你在说什么啊?”
“听到了吗?”
“啪。”
红线断了。
END
——————————
有种是许多段子拼接起来的产物的感觉(:з っ )っ
群里讨论纸杯电话时说道其实纸杯电话并听不清楚对方讲话。
然后就有了这个“传达不到的爱”的脑洞www
听不到的雷狮和发不出声音的安迷修。
双向暗恋却无法传达感情的两人。
最后“孤独终老”的“一个人”。
至于最后活下来的那个人是谁……
无法传达。

我大概是……蜂鸟?

落羽氏:

那我大概是,宇宙啾吧

真的瑞吹:

怕不是个天天喊饿的信天翁。鸟的比喻真可爱啊。巨佬们都是凤凰,然后我们百鸟朝凤wwwwwww

Laceration:

《同人鸟世界》

如果喜爱同人的大家都是小鸟,你是哪一种鸟呢?
(●` 艸 ´)用微博发布过的简笔画混个更新~
出于任性加入了奇怪的生物!虽然奇怪却是值得进化的方向哦(*/ω\*)
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原作者和来源即可❤

【安雷】融为一体


久违的开车www
灵车漂移,注意避雷( •̀ω•́ )✧

不许打我((꜆꜄•௰•)꜆꜄꜆
——————————————
    
    

走这:https://m.weibo.cn/3716949321/4150258688701031
     
    
手机党看评论
    
   
————————————
妈耶好文艺啊……
感觉好装逼(:з っ )っ……
嘛……大概就是最后雷狮让全世界为安迷修陪葬这样……
嘿嘿……说好的不打我啊((꜆꜄•௰•)꜆꜄꜆……

顺便艾特一下媳妇儿 @长生

占tag致歉
准备退圈了_(:з)∠)_虽然没几个人看我的文但还是觉得说一下比较好……
婴儿獒不会更新了,大家订阅tag的可以取消订阅啦_(:з)∠)_
别的也是,都不会再更新啦。
但文不会删就是了www
大家取关随意吧www
再见啦ԅ(¯ㅂ¯ԅ)

【安雷】身心


糖(•̀ω•́)✨
睡前发呆的产物
双人格雷
安雷爱人设定
骚话有
ooc我的锅
假装自己是文艺青年(ノ゚▽゚)ノ
——————————
雷狮病了。
病的很严重。
医生已经不知第几次劝安迷修把雷狮送进医院了。
安迷修抚摸着手上的绷带,摇了摇头。
与无奈叹气的医生道别。
   
    
他拿了药,刷卡走进地铁站。
仪器显示已欠费。
安迷修拿出钱包看了看。
放弃了要充值的念头。
又要再找一份兼职啦。
他想。
坐了两个小时的地铁后,他终于回到了城市边缘的家里。
“雷狮,我回来……”
   
     
   
安迷修醒来后,发现自己正在医院。
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腹部一阵疼痛。
他想起来了。
他疯一般拔了针,跑出病房。
刚要来给他换点滴的护士吓了一跳。
“那个人呢?!那个人在哪?!”
他歇斯底里地叫着。
手上的针眼不断往外冒着血珠。
小护士被吓得支支吾吾说不清话。
“啊……你是说伤了你的那个人吗?”
“他被送去了精神病院……”
安迷修仿佛被瞬间抽干了体力,跪倒在冰凉的地板上。
腹部被挣开的伤口染红了病服。

  
   
     
   
雷狮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两个人格。
虽然感觉并没有什么,但可怕的是另一个人格是杀人犯。
在被另一个人格占据身体时,安迷修总会受伤。
从抓痕到刀伤。
到最严重的现在。
安迷修提着雷狮最爱的啤酒和烤串,来到病房门口。
他摸了摸腹部还隐隐作痛的伤口。
脸上却微笑着。
“雷狮……”
他打开房门,走进病房。
却被突然扑倒。
袋子里的啤酒滚落,连带着烤串洒落一地。
   
    
    
雷狮坐在他身上,掐着他的脖子。
“我要杀了你。”
“我要锯断你的胳膊。”
“砸碎你的双腿。”
“割断你的头。”
“挖出你的心脏。”
他疯狂地说着,手上的动作越来越重。
安迷修越来越觉得难以呼吸。
但他却没有挣扎。
他微笑着,伸手扶上雷狮柔软的头发。
“好啊。”
他说。
“但是……”
他抚过雷狮的头巾。
“没有了双臂,我就无法拥抱你了。”
“没有了双腿,我就没办法带你走遍世界了。”
“没有了头颅,我就没办法亲吻你了。”
“没有了心脏,我就没办法爱你了。”
他扶上雷狮的脸颊。
“这样也可以吗?”
雷狮突然愣住。
他紧盯着那双温柔的碧色眸子。
手渐渐松开。
下一秒,他的面目突然无比狰狞。
他抓着头发,尖叫着,撞倒了病房里的桌椅,撞翻了窗台上的盆栽。
他尖叫着,拿头撞向墙壁,仿佛要赶走什么东西。
安迷修吓坏了,赶紧跑过去,想要阻止。
却被闻声而来的医生护士拉住。
安迷修最终被拉出了病房。
    
    

安迷修拿着一束花,来到郊外墓园。
雷狮最终没有战胜那个人格,伤了几个医生,甚至招来了警察。
混乱中,雷狮被射杀。
他将花放在雷狮墓前,蹲下身子,抱住那块墓碑。
“雷狮……”
他轻声叫着爱人的名字。
“我的双臂还在。”
“我的双腿还在。”
“我的头颅还在。”
“我的心脏依然在。”
“我会拥抱你的墓碑。”
“我会代你走遍全世界。”
“我会亲吻你留给我的所有东西。”
“我会依然爱着你。”
他抚摸着墓碑,无比温柔。
“所以。”
“你会看着我吗?”
END
————————————
怎么样!甜吧(•̀ω•́)✨
有一种自己在写段子的感觉……
@长生  媳妇儿你点的你的名字梗卡了这周可能写不出来先看这个凑合一下吧QAQ

【安雷】Pledge love while kiss

七夕剧情车贺文
hp梗,双斯莱特林
相信我这是糖( ͡° ͜ʖ ͡°)✧
很久没看过哈利波特了所以有些描写可能有所出入_(:з)∠)_
给媳妇儿 @长生 的七夕礼物(*ฅ́˘ฅ̀*)♡
媳妇儿七夕快乐!爱你么么哒(づ ̄ ³ ̄)づ
说是给自家媳妇儿的七夕礼物但梗和许多剧情都是媳妇儿想的啊(´•ω•̥`)……我太不称职了orz……
——————————
霍格沃茨的礼堂内的上空变成了下着雪的夜空,许多蜡烛漂浮在半空中,宛若繁星。
礼堂两边各放了几棵装饰的很是豪华的圣诞树,但相比于礼堂前方的那棵无比巨大的圣诞树还是逊色了些。
但虽说礼堂布置的很是豪华,但礼堂内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圣诞节,阖家欢乐的节日。
霍格沃茨的学生基本上都回家过节了。
但今年的斯莱特林却是格外热闹。
“……恶党你今年怎么不回家。”
“我愿意你管得着吗。”
斯莱特林的两大邪恶(划掉)势力像往常一样对峙着。
但和往常不同的是,空气中的火药味并不像往常那样浓重。
也许是因为圣诞节吧。
斯莱特林留在学校的人并不多,除了安迷修和雷狮以外就没什么人了。
“大哥。”
一旁拉文克劳学院的卡米尔来到雷狮旁边。
“嗯。”雷狮点点头,站起身。
两人向门口走去。
“喂,恶党。”
安迷修突然叫住雷狮。
“干嘛啊蠢骑……呜!?”
安迷修一只手揽上雷狮的腰,吻住了雷狮。
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束槲寄生,高举在两人的头顶。
   
   
  
后面走链接
https://m.weibo.cn/3716949321/4145821844853637
点不开走评论
————————————
媳妇儿我对不起你!没写到3500+QAQ
赶着发没改第二遍,估计节奏有点快,剧情还有点乱QWQ
下次给媳妇儿补偿,么么哒(* ॑꒳ ॑* )⋆*

【安雷】最后的……

安雷剧情车,相信我这是糖( ͡° ͜ʖ ͡°)✧
@阿苏勒 拼文输了的产物_(:з)∠)_
私设有
ooc我的锅_(:з)∠)_
——————————————
雷狮坐在树下,默然地看着远方的夕阳西下。
火红的天空宛若鲜血,泼洒在洁白的云朵上。
就像那天鲜血泼洒在卡米尔他们的身上。
红的扎眼。
“啧。”雷狮有些不甘地用手挡住眼睛。
眼前一片血色。
手上的鲜血顺着他的脸流下来。
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之前受了伤。
偌大的伤口不断地流着鲜血,皮肉翻开,仿佛能看到里面白色的骨头。
身旁的雷神之锤破碎不堪,已经无法再承受任何打斗。
再来一个人自己绝对会死。
雷狮想着。
鲜血染红了身下的草地,雷狮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真难看啊,恶党。”
熟悉的声音响起,雷狮逐渐远去的意识被拉了回来。
不用扭头都知道来人是谁。
“呦,安迷修啊,怎么?你要杀了我吗?”
安迷修不语,只是默默走到雷狮面前,解下自己手上的绷带,缠在雷狮受伤的手臂上。
“哈,你不是天天绑着不离身的吗?怎么舍得给我用了啊?”
“……”安迷修不语,只是低着头,轻轻抚摸着雷狮的伤口。
绷带很快被鲜血染红。
“喂喂,你那是什么恶心的表情?不就是绷带脏了吗。”雷狮似是嘲笑着,另一只手拉下自己的头巾“侬,给你,就算我和你换的。”
安迷修伸手拿过头巾,绑在自己的胳膊上。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喂,安迷修。”
良久,雷狮开口道。
“你知道吗,我还是个处男来着。”
雷狮一只手搂过安迷修:“所以啊。”。
“帮我破个处吧。”

——————————————
后面走这
http://changchengzu.lofter.com/post/1f0b857e_10fc0cb4

点不开走评论
密码长城
顺便艾特一下媳妇儿(* ॑꒳ ॑* )⋆* @长生
——————————————
怎么样是不是很甜啊wwwww
私设凹凸大赛后期裁判球不给随叫随到。
私心想要长评(超小声)

【安雷】角儿(民国架空,戏子安,长官雷)1

第一齣   相遇
参考:百度,电影《霸王别姬》
——————————————————
雷狮的爷爷爱戏。
雷狮清楚地记得从小自己的爷爷就总爱拉他去听戏。过年去庙会听戏,闲时去酒楼茶坊听戏。别管是有名的戏班唱的还是没名的戏班,唱的是有名的戏还是没名的戏,他爷爷都会拉他去听。
雷狮的爷爷爱戏,以至于孝顺的雷父在升官后置新房时把新家安在了一个戏班旁。
在搬进新家后,雷狮也到了上学的年纪。没人陪的爷爷便常去戏班里看人练习,因为许多想法和戏班班主一拍即合,因此偶尔戏班排戏也帮着评价评价。时间久了,和戏班里的人也就混熟了,于是在雷狮放假时他也常带着雷狮来戏班,美名其曰带他感受国粹之美。
但其实雷狮本身是不爱听戏的。
相较于坐着不动听台上人咿咿呀呀地唱个一两个时辰,他更喜欢去军营学人家舞枪弄棒。
当然更重要的是,那种坐在高台下看别人的感觉实在让他讨厌。
但没办法,管你是皇家贵族还是天王老子,戏在台上唱,甭管多大背景都得乖乖坐在台下听。
就像甭管雷狮有多大怨念,都会被爷爷拉去戏班陪他。
为什么不去找自己那俩哥哥。
爷爷和班主坐在大堂里谈戏,雷狮在一旁无聊地喝着茶,在心里抱怨着。
爷爷和老班主从《大闹天宫》聊到了《三郎探母》,雷狮在一旁听着,心想为什么他们两个每次都能谈出新的东西,随后偷偷打了个哈欠。
一旁的老班主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笑了笑,道:“三少是无聊了?”
“啊?不……”心里的想法被人戳穿,雷狮有些窘迫地低下头。
“哈哈,无事,老头子聊天,年轻人觉得无聊也正常。”班主笑着,捻了捻胡须“三少若是无聊,就去院子里转转吧,兴许能遇到同龄人玩。”
不用再听他们谈戏,这正合了雷狮的心意,雷狮便也不再客套,道了谢说了句“那我去了。”就忙不迭地跑了出去,留下两位老人捻着胡须笑着看着他的背影。
雷狮出了大堂,也不知道要去哪,便只是顺着回廊走着,不多时便听到了敲锣打鼓的声音。
雷狮兴奋的跑过去——他虽不爱听戏,但对戏中的打戏还是挺感兴趣的。
反正闲来无事,雷狮便跑到人练戏的地方,坐在块石头上看人练戏。
看了一会别人练戏,雷狮也渐渐失了兴趣——这一出练的是《战马超》,自己同爷爷看了不下十遍,又是刚开始练戏的一群十来岁的少年排的,并没有多少看点,便兴致缺缺地走开,又开始乱逛起来。
锣鼓的声音渐渐远去,雷狮在回廊里慢悠悠地闲逛着,时不时看看回廊两旁的风景。
这里虽说是戏班,但在布置上的讲究却一点也不少,坐南朝北,前朝后寝,一池三山。园里的植物也是颇多,池子里枯萎的荷花枝占了小半个池面,松梅兰竹一样不缺,回廊两旁还栽了些许菊花。
但到底是戏班,虽讲究,终也是朴素的讲究,没什么特别亮眼的东西,只是看着舒服罢。
雷狮在心里默默评价着,不知不觉来到了池中的亭子上,他便停了下来,四处观望。
突然,一个身影引起了雷狮的注意。
——回廊外,松柏旁,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岁数的男孩穿着一身火红的戏服,站在梅树下的一口井上练着戏姿。
雷狮有些诧异,但却不是因为那人站在井上练戏,而是因为那人棕发碧瞳,似是外国人,但五官确是纯正的东方人面孔。
混血吗?
雷狮想着,愣愣地看了半天,直到那双眼睛发现了自己。
那人微微笑着,翡翠般明亮的双眼温柔地看向他。
雷狮傻傻的冲那人点了点头,那人也冲他点了点头,而后便扭过头,继续练起了戏姿。
雷狮终于回过神来。
下一秒,他的双脚不由得向那边走去。
穿过回廊,越过花丛,雷狮走到了那人身旁。
“你好。”
松柏被吹的沙沙响。
几朵梅花随风而落。
——————————————
试一齣(0)走这:

http://704837171.lofter.com/post/1d8cc380_10f5aa06

打不开走评论或者点标签

戏子安军官雷(幼年)渣画摸鱼₍₍◡( ╹◡╹ )◡₎₎

【安雷】角儿(民国架空,戏子安,长官雷)

试一齣   先声
茶坊内,说书先生默默上台坐下,举起手中的紫砂壶喝了口茶,又慢悠悠地往茶壶里又倒了些开水。
台下茶客们依旧交谈着,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台上老者。
那说书先生不紧不慢地倒好了茶,正了正身子,拿起桌上抚尺。
“啪!”的一声,台下瞬间安静。
先生松开抚尺,从领后掏出一把折扇,刷地甩开。
“自清京剧出世以来,八方英雄各显神通。尤其是四大名旦出笼时,这‘角儿’的身份啊,是越来越高。只是想必大家知道这四大名角,也知道那八大戏班,却是不清楚那安家戏班和红极一时的名角安家阿修吧。”
“话说那阿修的艺名民间争论纷纷,有说是叫凝晶,有说是叫流焱,至今也没得出个结论,大家便只叫他安迷修。”
“这安迷修虽红极一时,却至今无几人知晓,也少有记录他的历史。但只要看他的事迹,就会发现有一个人经常出现,那便是gm党海军少将,后gc党一不为人知的小队队长雷狮。”
“今天啊,咱们就来说说,这名角安迷修,和军官雷狮的恩恩怨怨,爱恨情仇……
——————————————
emmmm这一个其实就相当于楔子这样,看桃花扇学来的_(:з)∠)_
试一齣其实就是“试一出”的意思,我也不太懂京剧里有没有类似这样的东西……
据《桃花扇》里的解释说这个一般都是用来交代写这出戏的缘由什么的,一般由末生来讲。
大概就是这样了_(:з)∠)_错了的话轻一定告诉我……